返回列表 发帖
好奇问一下:有人喜欢主角的性格么?
hypnos 发表于 2019-6-3 04:53 PM


不喜欢,抖S别扭受

TOP

回复 101# hash


    原来你喜欢攻气满满的。。早说,还能给安排个角色让你爽一下。。准备收尾了不准备改了

TOP

了了大叔

TOP

好形象杰森米铺的福米~~

TOP

本帖最后由 hypnos 于 2019-7-18 02:14 AM 编辑

六 杰森米铺



  传说中的杰森米铺就开在醉仙楼的对面,这让陈墨有些意外。少时的陈墨经常在此地玩耍,却好像从未注意这里,许是最近几年新开的吧。米铺掌柜叫张杰森,但是平时很少露面,听说是个很有后台的神秘人物。

  此时米铺正在营业,一排遮阳的棚子下是一条长桌、几个板凳,三四个伙计正在为顾客计重、结账,旁边有一个管事的来回踱着步子巡视。陈墨也已经打听到,这个管事的叫周腊八,颇受掌柜信任与重用,平时米铺的一应大小事务都是他在负责,人们私底下都喊他腊八粥。只见他腰间佩剑,锐利的目光在人群之中扫来扫去,那气势不像个管事,倒更像个随时准备抓小偷的捕快。

  陈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发现了一点问题:来这里买福米的人,几乎一水儿的江湖人士,按理说这些人不会过问柴米油盐,怎地却是他们来买米,难道世道变了,刀头舔血的江湖汉子都变成了洗手做汤羹的宠妻狂魔?还是这所谓的福米,真的像传闻中那么神奇?

  虽然曾在醉仙楼里听酒客聊起福米的种种特异之处,陈墨却是半分不相信的,直到今天他亲眼所见。那福米外观和寻常大米没什么两样,眼看一个江湖人士领了一小袋米,伸手就抓起一把塞进嘴里,就那么干巴巴地咽了下去!这可真是前所未闻,陈墨从不知道大米还有这种吃法,他正在猜测味道口感如何,却见刚吃了福米的那人突然精神焕发,大吼一声:“老子终于能看到地图啦”,随即大笑离去。

  陈墨很是纳闷。他观察诸人的反应,最终得出结论:这是一种能治眼疾、能除戾气、能解饥渴、能补气血……总之无所不能的堪比仙丹的存在,难怪叫福米啊。想到自己自上岛以来武功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唯独十八岁后似是遇到了什么阻碍,真气运转凝滞、功力再难精进,他也决定去买点福米试试效果。

  就在他满怀期待地排队之时,异变突生。管事周腊八突然抽出佩剑,朝着陈墨所在的方向,身法陡然加快,手握剑柄形成三道剑气迎面袭来,一出手就是一招全真派的杀招“一剑化三清”!

  陈墨大惊,正要抵挡,却发现剑气实则向着他前面一人而去。而前面那人也当真了得,剑光一闪,他手中长剑舞出一片红光,似是一片惨淡的血红弥漫在黄昏的天地间……轻松化解周腊八的杀招。只是当他收剑而立,陈墨却发现他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的福米,目光毫无神采,反而透出一股非人的死气。彼时虽艳阳高照,他的样子仍让陈墨觉得心底有股寒气窜上来。

  周腊八一击不中,有些气急,喝道:“好你个王勾勾,以为换了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吗?休要猖狂,须知善恶终有报!”言罢也不继续出招,而是缓缓举起了右手。

  陈墨这才留意到,他手上有一枚戒指,而那戒指的模样,他再熟悉不过了,在岛上的几年里,他曾无数次地研究过同样的纹饰。而与自己手上的那枚的唯一不同是,这一枚的光华更胜,戒指上的宝石更加剔透。陈墨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目不转睛地盯着周腊八的一举一动。

  只见周腊八将戒指贴近额头,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戒指亮起了微光,而同一时间黯淡下去的是王勾勾的剑光。握在他手中的那柄尚未还鞘的长剑,原本一看就是削铁如泥的利器,此时却突然变成了一把锈剑——虽不是真的生锈,但在陈墨的眼里,就是能清楚地感觉到它已不再锋利。

  那人似乎只会一招英雄剑,兵刃受制之后很快就被周腊八的乾坤一指制服。周腊八擦擦头上的汗,对身后的伙计摆摆手:”捆起来关进小黑屋,等掌柜回来用屠灵剑审判他。“上来两个伙计将已无反抗之力的王勾勾五花大绑后押走了。

  这场风波来得快去得也快。起初陈墨以为二人因私人恩怨而打斗,看到最后倒更像是米铺抓住了一个捣乱者。陈墨正盘算着待会领了米就先去打听下这个王勾勾是何许人也,看他武功应不是无名之辈,应该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冷不防周腊八突然转过身来,看着陈墨说:“赏善罚恶是我辈义不容辞的使命,听说‘天外陨铁’近日将重现江湖,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一探究竟?”

=============================================

  花园别墅区,赵府。

  一个米铺伙计装扮的男子正在向赵海希汇报:“王爷,消息已经放出去了,那小贼应该已经收到消息,这次他不会再侥幸漏网了。只是……”

  “只是什么?”赵海希一边细细擦着手中兵器,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只是消息传得太开,米铺那边的周腊八和苏家都知道了,可能会有些棘手。”

  赵海希微微笑了起来,“无妨,腊八粥和苏大碍于规则无法出手,至于苏二,再过十年也许能让我犹豫下,而如今嘛,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罢了,按原计划进行。杭州那边的人手,你去召集一些待命。”

  “是。”
天黑黑 欲落雨
天黑黑 黑黑

TOP

宠妻狂魔

TOP

咦,a了快三年,回来一看,刚刚好

TOP

啥时候来个长篇 几十万字的那种 感觉文笔很成熟了
螃蟹在剥我的壳

TOP

又看了一遍。
不知江湖之上何日才能重现子襄女侠的身影~
哦不,现在已经是羽尘了。
江湖可以没有上官隐,江湖却不能少了子襄。

ps:那天被秋秋提了一下,越来越把你的头像和本人对号入座了
螃蟹在剥我的壳

TOP

我似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很期待在MUD里交朋友、磨(炫)练(耀)技术。最初萌生写文念头的时候,是想写一篇自传式的文章,用来记录一些回忆,怕有些事情随着时间忘记。所以本篇的前两章,纪念llm和open的文字,本来想写成北侠经历的前传,那时设想的题目是《从小学生到程序员——我与MUD的XX年》

再后来,看到一个笑话,觉得很有意思,也是这篇小说贯穿全文的一个线索的灵感来源(具体是什么笑话就不剧透了,猜到的也请别说)。那时的我在MUD里也经历了一些事,想把这篇小说写成一个正(玩)义(家)战胜邪(巫)恶(师)的故事。

但最终,它成了一个始于虚拟、终于现实的故事,是非对错变得不那么重要。限于笔力、时间、心情,没法完整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这算是一个遗憾,但是不想勉强自己去补足这个遗憾,因为更想早点完结,写这个要不停回顾前文防止出BUG、保持文风一致,还要进MUD考察,太累了。预期的目标是,写完小说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心情整理完。

其实地球少了谁都照样转。


本人比头像的头发长一些、丑一些、老一些、秃一些。头像是孙燕姿,今年才开始粉的,很正能量,喜欢看她讲话和笑的样子。明年是她的出道二十周年演唱会,求帮抢票。


给自己一点压力:国庆假期完结。(hmmm...实在不行就春节假期完结)
天黑黑 欲落雨
天黑黑 黑黑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