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event:zhengwen2:laobeng

老蹦点评专题

庄生晓梦迷蝴蝶——论庄子是如何穿越的

老蹦点评

【诸葛不亮征文】庄生晓梦迷蝴蝶——论庄子是如何穿越的

本文投稿:乱入十三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人类就这么出现在了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而三清创教,又授予了人类修真之路。修炼到了极点,历经天劫,破碎虚空,便可白日飞升,羽化成仙。若不成仙,则和芸芸众生一样,多年过后,终将尘归尘,土归土,魂归地府,重入轮回

升仙的,进入天界;死亡的,来到地府。但是, 形如孙悟空的这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之士,又是何方高人?莫非,在天界三十三天之上,还有另一至高无上的世界?


这是一片色彩缤纷的世界
看那天,一片湛蓝,干净地一丝杂色都没有,蔚蓝的天空,就如同那传世宝石海洋之心,深邃地看不见底。一眼望去,就会陷入那大海一般无边无际的蓝色之中,无法自拔。稍一凝眸,便看到了无边无际的远方,仿佛亿万星斗,尽收眼底,不觉间(便)沉醉其中
看那云,洁白无瑕,白得让人的心,都跟着干净了起来。丝丝流云,如敦煌天女的水袖飘带,在天际舞动,留下惊心动魄的身影。朵朵白云,乍一看却像一团团棉花糖,软绵绵,白花花,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这句貌似意境差了点,前一句比喻成飘带,后一句表达了飘逸的感觉,就中间这句有点突兀,建议删掉)。望着那莹白如玉的云朵,那一颗心啊,好似就这么脱离了胸腔,飘飘荡荡地飞了上去,肆意遨游
看那草,青翠欲滴,这是(令)翡翠都为之逊色的碧绿。一眼望去,无垠的草海,越过丘陵,穿过河流(草海怎么穿?为了排比而排比?),绕过湖泊,恍如一片碧绿的波浪,一直蔓延到了天的尽头,和那无边的湛蓝奇妙地融在了一起,恍如两条互相盘旋的缎带,通向了世界的尽头。风拂过,草海翻滚,那一片随风起伏的的绿色(“翻滚”、“起伏”,微风做不到吧,建议改成清风)竟让人的耳边仿若响起了阵阵涛声(这个不大可能吧,只是为了联系“碧海潮生”,太牵强了)。“碧海潮生按玉箫”,这一片比(海)还碧,比海还阔的草原,才是真正的碧海潮升
看那花,灿烂地开满了整片碧绿的海洋。早晨的露珠,还停留在娇嫩的花瓣上,宛若从万里深海中取出的明珠,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令世间一切珍宝,都黯然失色。那花啊,一眼望去,三五成群地点缀在翠绿的由草编织成的地毯上,多到让人数不过来的颜色,相互纠缠成了一片让人头晕目眩的朦胧的梦境。如果说天上的白云,是敦煌天女的水袖飘带,那么,这无数的花朵,就是那美丽的天女,千奇百怪的形态,奏出了妙曼的舞姿,肆意地张扬着那浓浓的生命的气息
这是一个干净纯洁到让人落泪的世界。天,是湛蓝的,云,是洁白的,草,是翠绿的,即使是那五颜六色的花,那些色彩都纯净到没一丝瑕疵。就连这阳光,这空气,都无比纯净。没了那乱七八糟的辐射,没了那各式各样的废气,天空中发出万丈金光的太阳,照在身上确是那么的温柔,温柔地连那风,都停住了脚步,在人的面庞上来回地流连着,迟迟不愿离开,痴缠得仿佛要和你揉成一个人儿,再也不分彼此。于是,带着满脸的泪水,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粗略地数了一下,到这里已经有1000字左右了,还没切入到正题,开头太过冗长了。那些杂七杂八的景物描写,有为描写而描写的感觉,太拖沓了,不知道有没有同学看了这个开头,就有看不下去,或者直接跳过的感觉?建议改成古龙式的短句描写,控制在100字以内,一来可以迅速切入主题,吸引读者,二来古龙式比较酷的文字更能和下面人物出场的无厘头方式造成更加冲突的喜剧效果)
“咳咳咳,咳,咳,咳咳,呛,呛死我了,这鬼地方,氧气含量是多少啊,100%的纯氧我也吸过,没这感觉啊!莫非是哪位大能弄出来的气态的固体氧(嘛意思?)?不不不,氧气哪可能这么恐怖,吸一口就差点被撑死……”一个被呛得差点没把心肝脾肺肾一起咳出来,小脸憋得比关公还红的年轻人还在絮絮叨叨地碎碎念着,“不对,不对,这草,绿的也忒恐怖了吧,这些花,鲜艳地也忒吓人了吧……呃,靠,靠靠靠,明白了,这哪是氧气,这是灵气,他妈的灵气浓的空气都挤没了,这这这,小生好歹也是上过大学的,用那些所谓物理学家的说法来说,灵气就是中性的游离能量,可以被生物体的生物场所同化吸收,可是,这这这,这是哪门子事,游离能量多到吸都吸不完,多到把空气都挤没了,这这这……”

“天啊,我的师叔大老爷啊,你把我扔什么鬼地方了,这到底是哪儿!”茫茫草原上,一个年轻人仰天长嚎。\\

……
…………
………………
风,吹过,带起一片草浪
草浪翻卷,带着花朵翻出一片波涛,引得狂蜂浪蝶(靠,这词用得我都湿了)流连(既然都草浪翻滚了,应该都纷纷飞出来了吧,还怎么“流连”,又在堆砌词藻了)不已 嘹亮的鹰啼响起,雄鹰锐利的双眼在翻滚的草浪中发现了不和谐的一幕,一个俯冲,从草海中(叼?抓?)起了一只蹲着啃草的兔子
咩,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哦对了,还有一个年轻人在那鬼哭狼嚎,吓走漫天飞禽,惊跑一地走兽
年轻人瞬间泪流满面了(省略号后面的几段有为无厘头而无厘头的感觉,建议删掉)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这里风景不错,就当春游了。”年轻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不知从哪儿拽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自得其乐地玩了起来。
玩的啥呢?来来来,摄影师,镜头转过去(可算是交代背景情节啦)
只见年轻人娴熟地开机,蓝天白云,windows,然后宽带连接,打开魔兽世界……
等等,宽带?宽带?!宽带!!!
这鬼地方,电线杆子都没一根,灰机都灰不过来,他怎么上的网?
咳咳,蛋定,蛋定,人家说不定是哪位大仙大神呢,没看他懂能量学?再说这里没空气,这里到处都是灵气,这个介质的传导性质么,咳咳,回头去剑桥请教下霍金吧(镜头外,霍金泪流满面,你导演脑残拍这么一蛋疼的鬼地方,还要我来帮你设定理论基础,还有天理没?)

嗯嗯,不好意思,跑题了,我们继续,Action!
只见年轻人娴熟地开机,蓝天白云,windows,然后宽带连接,打开魔兽世界,登录了一个叫做“梦蝶人”的暗夜精灵男性,跑到一口湖边,拿出一条杆子,开始……钓鱼?

嘿,还真是钓鱼,没过多久,年轻人一点鼠标,“梦蝶人”马上收杆,扯出一条大鱼。
子观鱼(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加上“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这句,不然读者可能会一时想不明白后文所说的死循环)嘿嘿,这不就一死循环么,既然死循环了,肯定要跳出,不然岂不卡死?于是乎,我是‘既知鱼之乐,又不知鱼之乐’的薛定谔态(老蹦词典:通俗地讲,指可以同时拥有两种完全相反的属性),而如何跳出这个怪圈,打破薛定谔状态,成为那引发蝴蝶效应的第一关呢?很简单,鱼没了,不就没这么多弯弯绕了吗?咳咳,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咳,其实我就是嘴馋了,想吃鱼……”年轻人看着“梦蝶人”生火烤鱼,口水都流出来了,不知从哪里又拽出一鱼竿,转头就找个池子开始钓鱼了……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里,没有孤舟,只有一把折叠椅
没有蓑笠翁,只有一个穿长衫的年轻人
这里更没寒江雪,只有一口清澈的池塘,水平如镜
……
那你扯这句诗干嘛!
意境,意境懂不,我的关键,在于“独钓”

“无聊啊!”鱼儿久久不上钩,年轻人无聊地开始胡思乱想,然后伸懒腰,打哈欠,“呃,咳咳咳,咳咳,啊啊啊,这什么鬼地方啊!”
猛吸了一大口起进去,年轻人一个机灵,咳了半晌,却又精神了起来,也不乱想了,就做那儿,钓鱼,眼观鼻,鼻观心,整个人就好像变成一团油彩,盖在了画布上,融入了这幅画面(读起来感觉总是很奇怪)

微风吹过,水面泛起点点涟漪,草海传出阵阵涛声,哗啦啦,哗啦啦……

哗啦啦,哗啦啦,清脆的响声响遍整个旷野,但见四个人团坐在一座小山丘上,手里拨弄着一堆古怪的物事。突然,坐在正北方向的一名峨冠博带的中年男子,把身前的一排一半绿色一半白色,呈砖头般形状的四四方方的物事(好长的定语,影响阅读,其实大可不必描写如此详细,后文的“胡了”谁都知道是麻将,而中国人有不知道麻将样子的吗?)推倒,大笑道:“胡了!”
“噫噫噫噫噫噫,可恶,气死老孙了!”坐在东面的一个人,呃不,这怎么会是人,一只猴子,嗯,还是穿着吕布套装的一只猴子(哈哈,有创意!),气得上翻下跳,抓耳挠腮,闹个不停。 这时,正西面坐着的一个肥头大耳,宝相庄严,满头大包,身现金光的家伙笑道:“呵呵呵呵,斗战胜佛还是这个脾性啊,做了佛也不该,我行我色,呵呵,再说,我们也不赌什么,权当一笑吧。”
“权当一笑?一笑个屁!你猴爷爷被你们那什么如来佛祖压了五百年,最后还当苦力去你们灵山搬佛经,给个斗战胜佛的称号就想揭过?老孙还没找你们算账呢!”这不提斗战胜佛还好,一提,猴子就炸了,还真的是炸了,浑身毛发根根竖立,连棒子都抡圆了准备揍人了。
“大圣还请息怒,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今日难得一聚,犯不着就此生气。”正南方的人终于发言了。这人约莫四十多岁年纪,一身道袍,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上泛着淡淡的紫气,却有一种威严的感觉。
看那两人不对路,赢了的那个也出来打圆场了:“原始(元始)道兄说的是,要不我们不玩这个了,换一个如何?”
那猴子一听,来劲了,眼睛咕噜噜一转,斜瞅着那胖子说:“那就依了轩辕兄的话吧。准提老儿,敢不敢和俺老孙比比谁更快?”
这猴子,还在下界为妖时就一跟头十万八千里,出动如来佛才治住了他,现在成圣了,要再翻起跟头还得了?正北的中年人和正南的道士,脸都黑了下来,正要开口,正西的胖子却先乐呵呵地发言了。
“呵呵呵呵,有何不敢?只不过你我同为佛门中人,不方便伤了和气,我们便用法宝代替自己,比试一番速度如何?”
猴子一听,乐了:“哈哈,比法宝?老儿你傻了吧,也罢,孙爷爷我就和你比比法宝!”
说完摩拳擦掌,摆出一个希腊英雄的造型,就要出手,感情他把这棍子当做标枪来丢了。
“且慢,我还没说完呢,”胖子一摆手,脸上还是乐呵呵的,“你有你的法门,我有我的法门,自己用自己的法宝,这和两人直接相比有何异处?不如我们四人都一起做个乐吧,四人交换法宝,然后比试法宝的速度,这样岂不公平?”
那中年人和道士正想着怎么打圆场呢,就见胖子把事情搞定了,而且又有了新的乐子,自然满口子的答应。猴子转了转眼睛,琢磨着他的如意金箍棒可不是一般的宝贝,就算比不过轩辕老儿的轩辕剑吧,比那准提老儿的钵盂可强多了,怕他作甚?于是也答应了下来,

于是四人都拿出了一件法宝。猴子不用说了,浑身上下就一根棍子;胖子过不出猴子所料,捧出一个紫金钵盂;那中年人拿出一把青蒙蒙的宝剑,只见一面雕刻日月星城,一面雕刻山川草木,正是人道第一圣器轩辕剑;而最后,那道士在袖子里掏摸了半晌,摸出一块绘着太极图案的帕子。
“原始老儿,你这就不对了吧,太极图明明是老君的东西,你怎么能拿来和我们比斗?”猴子一见,顿时脸拉了下来,心想,这也太无耻了,要都能这样,我把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借来,以芭蕉扇御风的能力,丢出去招不找得回来都难说。
道士面不改色:“轩辕道友也没说一定要是自己的法宝。这样吧,大圣如果觉得不公平,大圣也可借用他人法宝。”
这一下堵得猴子说不出话,借也得给我时间去借啊!谁不知道猴子只用一个法宝,全身上下就放着一根棍子?咬牙切齿了半天,猴子也只能悻悻地认了。
“呵呵,如果大圣还觉得不满,不妨这样吧,待会儿大圣用我的太极图,如何?”道士依旧一脸和煦,和猴子商量道。
猴子一听,乐了,看你怎么赢,就答应了。

由于猴子和胖子是主角,公平起见他们都不能用他们的那两件法宝,于是猴子用太极图,胖子用轩辕剑,中年人用金箍棒,道人用紫金钵盂,四个人的法宝逆时针转了一格。

“准备了!”四人面朝东方站定,中年人说道,“三,二,一,出!”
四人同时出手。

胖子笑呵呵地推出一掌,就见那柄轩辕剑软绵绵地飞出了三尺,就朝下落,可是还没落地,长剑一声剑鸣,化作一条青龙,腾云驾雾转头间就不知道飞出多远了。胖子脸上肌肉狠狠地抽了一下,透过层层肥肉带的皮肤一下振动,心里暗暗懊恼,早知道轩辕剑是帝王之剑带龙气的,怎么没防到这手,失算,失算。
这边,猴子更加卑鄙无耻,随手松开帕子,鼓起腮帮子吹了口气,却见那帕子仿佛轻若无物,一点都不下落,毫不着力地向前晃晃悠悠地飘了出去,一阵风头卷过,就不知道飞哪儿了。这可把猴子气的无名业火直冒三丈,要不是棍子不在手里,估计照着道人脑门上就是一下
道人和中年人看这两人明争暗斗,都摇头苦笑。中年人说道:“原始道兄,我们就公平点吧,一起发力,一般力道,如何?”
道人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慢了一拍,以几乎一样的动作,把金箍棒和紫金钵盂丢了出去。

但见紫金钵盂甫一离手,就发出万丈紫金色的光芒,开始飞速旋转,带着幽幽的“呜呜”风声,就像一架飞碟一样飘了开去,这把那猴子看的又是咬碎钢牙,那钵盂能装东西能吸万物不假,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他不是吸了一架UFO进去吧?

最后,众人的目光聚焦到了金箍棒上面

但见一根黑不溜秋,两边套着两个金圈圈的棍子,像一根标枪一样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嗯,元始天尊就是元始天尊,没有放水。
可没放水也架不住这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分量啊!金箍棒就是金箍棒,用作定海神针的,除了大小长短可以随心变化,就再没什么神通全凭刚猛无铸的质地和重若千钧的分量,才博得的赫赫威名。
于是,就见着棍子华丽丽地划过一道弧线,飞出几里后,停了下来,半空中一个九十度转弯(这个,违背物理学定律了吧),一头朝下一头朝上就是一个自由落体,掉某个小山背后不见了。

猴子见状,后悔无比又暴怒无比,双手乱抓,纠得浑身的毛发一片斑驳,挥手就冒出无数猴子,劈头盖脸朝着那个胖子打了过去。


“Ah~~~~~~~~~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年轻人钓了阵没钓上什么东西,索性把鱼钩拆了,就一根钓丝垂在水中,看着鱼儿在水里徜徉。
“此情此景,又想起了惠施啊!”但是斯人已逝,庄子长叹一口气,接着一个深呼吸,调整着心绪,“呃,咳咳咳,咳咳,我,我靠,忘了这鬼地方了,呛死小生了,咳咳……”
正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时,年轻人突然听见一声尖啸,由远及近,声音由低到高,抬头一望,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之间一根黑漆漆,乌沉沉,两头套着个金圈圈,天知道有多重的棍子,翻过旁边的山头,一扭头,就这么栽了下来。


轰~~~~~~~~~~~~~~~~~~~~
能堵东海海眼的宝贝,分量何止一万三千五百斤?只怕是那东海龙王糊弄猴子,想吓跑他的,毕竟,猴精一只,就算有点力气,能舞几百斤的分水三叉戟,那小胳膊小腿撑死也就万斤力吧?

这个音效是后期整理时编辑进去的,其实情况不然。
棍子落下后,被万丈后土挡住,瞬间听了下来,无穷无尽的重力势能转化出来的动能,在动量定理的作用下,由冲量转化为动量,驱动着周围的空气无穷无尽的扩散了开来。而那不是空气,是灵气,被这能量如此暴利地一激,顿时也爆发了出来。
于是乎,无量数的灵气,瞬间超越了音速,带起一片环形的白色气浪,朝四面八方肆虐开去,一路之上飞沙走石,却诡异地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而原地呢?

整个世界,在那一瞬间,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那个棍子转眼间插了不知道多深,力量扩散下,以地面洞口为圆心,那条轨迹为半径,下方整个半球内所有土壤石块全部震得粉碎,扬起了无边沙尘,转眼就弥漫了整片天地,遮住了太阳,遮住了天空,遮住了一切
然后,剧烈的冲击波爆发下,水平方向的冲击波就化作气浪冲了出去,而竖直方向,在牛顿第三定理的作用下,下方的大地被打出了一个海碗状的缺口,而反作用力向z轴正向冲去,带着气浪,瞬间冲破了漫天沙尘,挟带着无穷尘土冲上云霄,然后被厚厚的云层缓冲,减速,最终停顿到了平流层,朝四方扩展了开来
而扩展开的沙尘,又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像十七世纪的那颗苹果一样,垂直下落,自由落体,坠入了对流层,在云层的混乱对流中翻滚了起来
于是,下方半个天幕,全部充斥了无尽的沙尘。沙尘上的半个天幕,一道巨大的蘑菇云拔地而起,穿破云霄,嚣张无比地翻滚着
(这几段描写着实挺壮观的,只不过作为文学作品来说,很少有里面掺杂了那么多的专业词汇,当然,如果是写在《科幻世界》之类上的这么描写也行,不过一般还是算了,读起来挺费劲的)

良久,良久,不知道有多久,也许又一次造成了恐龙灭亡(啥,没恐龙?这里明显不是地球好不,导演(对后文有个呼应,不错)有它就有!)之后,沙尘终于平息了下来,落回了地面,只留下一个环形的巨坑。
巨坑的表面无比光滑,甚至还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光芒,这是土壤中的石砺在超高温下融化又重新凝固,成了一层厚厚的玻璃。
玻璃后面是一层黄澄澄的东西,致密无比,绝非土壤,那是什么?没错,石头都被烧化了,土壤早被烤熟了,那是一片陶,一整片天知道有多厚的陶。
圣人出手,就是不同凡响,呃不,是定海神针出马,就是不同凡响,当场定出一个陶碗来,只不过体型也许大了点,正好拿来让中国官方熬“天下第一汤”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faint!)

海碗底部,一根黑漆漆,乌沉沉,两头套着个金圈圈,天知道有多重的棍子,一头着地,一头指天,嚣张无比地插在那里。棍子旁边,散落着一地星星点点,那是土壤里的碳元素,被剧烈摩擦的热量瞬间升华后,又被冲击波的高压生生压得重新结晶,结出的钻石。

钻石啊!看那颗,那大小,得有足球大,比伊莉莎白的“光明之山”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看来这趟来对了,跟着神仙混果然有肉吃,摄影师在一旁开始想入非非了……


嗡~嗡嗡!嗡~~~~~~~~~~~~~~~~~~~
马达的轰鸣声冲天响起,小山背后冲天飞起一辆钢铁怪兽一般的吉普,重重地落在了巨坑中。
“啧啧啧,导演就是导演,这特立独行的,开悍马和神仙拍片,牛B!”灯光师一边把灯光打到车上,一边赞叹不已。

车门开了。
悍马车里,走出一个俊朗的少年,长发披肩,一块方巾用一条白色缎带扎在头发上。身着月白长衫,手摇折扇,上书一字“段”,呃不不,是两字“诸葛”。

但是,在这个不和谐的场景里,如此河蟹的少年也化身草泥马,仰天一声长啸:“孙悟空!给我死出来!!!”

“俺来也!”瞬间一道流光划破天际,落在了少年面前,半晌后,背后追来一条白色气浪,“轰”地一声把悍马冲了个稀烂。
少年的脸更黑了,灯光师十分敬业地拿出对讲机:“呼叫B组,呼叫B组,布景雷雨!”
然后工地里冒出一堆身着道袍的家伙,披头散发,右手手持桃木剑,左手持铃铛,桃木剑上贴满了黄色的符纸,符纸上用朱砂画满了各种鸟语。
之间这群道士剑指苍穹,手摇铜铃,开始步罡踏斗:“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咣!”一道水桶粗细的巨雷,擦着少年后背轰在地上,溅起一地蓝色的电火花,天瞬间黑了下来,阴沉沉的压在众人头顶,然后哗啦一声,铺天盖地的水落了下来。有人偷偷朝天上一看,一美女端坐莲台,手里拿着一个羊脂玉净瓶正泼水呢!

虽知道不过是这么回事,但是电闪雷鸣飞吹雨打下,一连黑气的少年越发的恐怖,但见那猴子陪着笑脸说道:“这个玻璃,呃不不不,诸葛不亮导演老爷,这棍子是我的,可是丢的人是原始老儿啊,要不,我把他也叫来?”
说完不等少年有所表示,“咻”一声化作一道流光跑了个没影没踪,随后狂风刮起,白色的气浪平地升起,把漫天乌云绞了个稀巴烂。天上那美女见势不好,早早地落地躲着了。

少年一声长叹,手把羽扇立在坑里。
山风凛冽,吹动他长袍下摆,却难以拂动他隽秀的身姿。
他就那样温和,自然,优雅地站在那里举头望天,好像一个秀才在朗诵自己最得意的诗作。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白衣少年淡淡说道,似乎有一丝淡淡的喟叹。
“每当此时,我不禁突然感到自身的渺小。江河万古,淹没英雄,大家不过是沉沙罢啦。”
他左手横在身后,右手羽扇轻摇,挺拔的背影在湛蓝的天幕越发飘逸如仙。
“情系神侯,心灯难再,区区在下诸葛不亮。” 少年突然黯然神伤,“我有着一颗水晶般的心,可他们却都说是玻璃……”

周遭众人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哭好,是吐血好还是吐吃的好(me too),一时间折腾的满面通红。
“怎么还不回来,我快没词了!”少年却在那郁闷着呢,干脆就杵在原地,摆出一副抬手望月的姿态,折扇轻摇,身子慢慢的晃荡着。
灯光师的专业水平真不是盖得,见状忙拿出拿出对讲机:“呼叫B组,呼叫B组,布景山风!”
然后工地里又冒出一堆身着道袍的家伙,披头散发,右手手持桃木剑,左手持铃铛,桃木剑上贴满了黄色的符纸,符纸上用朱砂画满了各种鸟语。
之间这群道士剑指苍穹,手摇铜铃,开始步罡踏斗:“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起风了。
一开始,风很小,就和草原上本来的清风一样,阵阵草浪轻柔地翻卷着,迎面扑来的草木清香,和煦地缭绕在众人鼻端。
慢慢的,风开始变大,最后在约莫四级的风力时停了下来,正如山间清风,带起一阵清冽的风声。
风从少年背后吹来,吹向远方。摄影师忙一个虎跃蹦到坑底,镜头四十五度向上,之间少年挺拔的身影矗立在巨坑,呃不,山崖边缘,及膝的青草不停地舞动着,少年月白长衫,白色缎带裹着方巾绑在脑后,一同随风飘舞,猎猎作响。少年一脸超然,左手背在腰后,右手轻摇折扇,长发飘飘,衣襟飞舞,发带浮动,一时间宛若神仙,仿佛就要随风而去。

“咻~~~~~~~~~~~~~~~~~~~”一道流光划破天际,瞬间停在了少年面前。后方一条白色气浪,如巨龙一般,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滚滚而来,直接撞入工地,把一群道士吹的鸡飞狗跳。
山风“呜呜”地叫了两声,有气无力地停了下来。

这时,少年正脚不着力,身子后仰躺在风上作飘逸状呢,风突然没了,少年“扑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随后,少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蹦三丈高,揪住猴子旁边的那个道士就开始劈头盖脸一通喷:
“叫你扔金箍棒,你就这么扔的,啊!
“四个人就你功夫最神,就你最稳重,这么重要的剧情交给你,就被你弄成这样,啊!!
“我怎么说的,叫你擦着庄周的脸丢下去,擦着庄周的脸,听见没,啊!!!
“我只要你擦着他的脸,你把他砸飞也好,把他震吐血也好,把他吓得神经错乱也好,反正这次他不知情,就是本位演出,他本来就一人格分裂症,今天叫许由明天叫肩吾后天还冒充孔子误导学生,但我tmd有说过要你把他砸死吗(死了?我靠,太意外了),啊!!!!”

“哎哎哎,等着!”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庄子呢,还活着没?”
“不知道啊,他被俺的金箍棒砸了,待把棒子拔出来看看还有没有留点骨灰下来。”猴子一边说着一边把棍子拔了出来。

然后,坑底发出一道惨绿的光芒,一个小小的锦袋有气无力地飘了起来,停在空中晃晃悠悠地,一点惨败的光芒附在袋子上,微微地跳动着。

“还好,还好!”道人出了口长气,“还好他带着他的百宝袋,虽然肉身没了,元神散了,亏得那百宝袋的灵气,一点真灵还没消散,还好还好。”

“这样啊……”少年头大了,你说死了就死了吧,给点抚恤费就行了,现在半死不活弄得残废,还是档次最高的形神惧灭只剩真灵的,这医药费得开多少?少年攥着袋子,真想手上这么一用力,把它捏散了得了(你太狠了),但是想了想,摇摇头,算了吧,细水长流,细水长流,拍完这场片,要拍的还多着呢,反正咱手里有稀缺资源,不愁他们不来演。
可是,这主角都这样了,接下来咋拍啊?少年这下头疼了,琢磨了半晌,眼睛一亮,对啊,当今最热门的题材我咋忘了!
事不宜迟,少年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手机,拨了个88位的号码:“喂,耶和华啊,我诸葛不亮……嗯对对对,就我,我现在在拍片呢,三清孙悟空准提他们都来了……嗯嗯,对,就是你听说的那部片子,现在剧情发生了变化,你有没有兴趣加盟……嗯嗯,好的,那就麻烦你过来一趟吧,我们在香格里拉呢……呵呵,过奖过奖,我们有神界,你们也有伊甸园啊,都是圣人,都是圣人啊,呵呵呵……好的好的,那我就恭候大驾了……”

三分钟不到,西边的天际散发出无尽乳白的光芒,阵阵天籁想起,十二个小天使一边谈着竖琴,一边口唱赞歌,簇拥着一个老人飞了过来。
“哼,鸟人就是骚包,老孙我看见就想把那翅膀扯了烤吃,听说最近流行什么疯狂烤翅,有空捉个鸟人去试试……”孙悟空在一旁正碎碎念呢,少年见状连忙一巴掌把孙悟空扇背后,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呵呵, 欢迎欢迎……哦对,剧情剧情,现在情况是这样的……”
少年一五一十地把庄子的悲惨遭遇讲了出来,还拿出了百宝囊:“可怜我们的主角啊,就被这不争气的演员给害了。你放心,我们剧组很重规矩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嘛。回去我就扣他的工资,贬他做群众演员去……”
话没说完,元始天尊一张脸就狠狠地抽搐了起来,孙悟空躺在地上看见这一幕,笑的爬不起身来,一手捂嘴一手敲地,笑得翻来滚去。
“什么,那这个角色怎么办?放心放心,一气化三清,这不是有三清嘛,回头我就把老君叫来,他是主角的师傅,名正言顺,其实早该叫他的,只是他懒才叫师弟来,这不演砸了?和徒弟演对手戏嘛,肯定还是师傅最强……”
原始天尊的脸更黑了……猴子继续在地上翻来滚去……

“所以,我们剧组是很有规矩,很讲道理的,你就放心吧……你的片酬啊,放心,现在出了这个意外,我正好将计就计,迎合目前主流,修改剧本,接下来的戏份,都得靠你,片酬绝对放心,随便开!”
“五十块五彩混沌石?不行不行,我才这么一小堆,还要养这群演员,这日子得精打细算,细水长流啊,你看还是十块吧,以后的片我承诺都有你的戏份如何?”
“四十块?真不行啊大哥,您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你看我这主角,现在成这样了,还得拍片,那医药费谁负责,还不都是我们剧组,说真的,我真想现在掐吧掐吧把他捏死,这钱就省下来了,那时你要四十就四十……”
百宝囊上的白光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三十,姜还是老的辣,你这老狐狸恐怕早就想好了这个价吧?三十就三十吧,真的不能再少了,再少我都得喝西北风了……”
“好好好,那就都拜托你了……”

说着,少年把百宝囊塞到了老人手里,看着老人骚包地离开,少年终于忍不住仰天狂笑了起来:“咩哈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这部片火定了,咩哈哈哈哈……”

“导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后面的剧情怎么拍?”周围的人都围上来了,七嘴八舌地八卦着。
“后面的剧本得重新写了,主角死了可是很大的转折啊,谁说主角不死定理的?本山人今天就给他破了这条定理,咩哈哈哈哈……”少年又笑起来了,狂笑一阵后,开始解释,“是这样的,现在不是最流行穿越题材吗?而且现在那么多大片,大多都是翻拍武侠,翻拍四大名著,原创的大片几乎没有,更别说穿越了,现在我们那么大的手笔,不好好折腾下怎么对得起翘首以待的观众?”
“所以,我作出了这个英明无比的决定——让庄周穿越!
“啥,穿越到哪儿?告诉你们,耶和华那老不死的看宗教在地球上日渐衰微,干脆自己造了个世界当创世神,而且就是现在最火的魔幻世界哦!现在,我就让庄周穿越到那里去,嘿嘿嘿嘿……
“我笑得很淫荡吗?……没有啊,我不是在想着压榨劳动力,真的不是……庄周不是玄门正宗的道家弟子么,我这是让他打入敌后,把道门势力植入耶和华老家,从根基上瓦解敌人……真的,我可是一爱国的热血愤青啊,可不是什么黑心老板……啥,我没承担医药费,没帮庄周处理后事?这不是让耶和华处理,我正好省下一大笔钱么,不然我早把他掐死,呃不不不不,和耶和华扯皮扯多说溜嘴了,你看庄周现在这样,这医药费我们都得心疼死,现在丢给耶和华,他也没想起来和我要,这不正好瓦解敌方经济么……哎别走啊你们,我真的很爱国很爱国的,你们听我说啊……”
全文点评:看来我真的老了,相较于不亮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且,越到后面,越是搞笑,缺点呢是某些地方的描写文学功底和组织架构能力还要加强,而且把前面不大想干的部分精简一下,能够迅速抓住读者就更好了,因此,看本文的同学们一定要坚持看完,挺有意思的。本文进入“乱入十三”,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全文海阔天空,而且后面的描写也极尽无厘头之能事,所以我就基本没像前面一样逐字逐句点评了,本来就是来搞笑的,认真我就输了,呵呵。


作者回复

竟让人的耳边仿若响起了阵阵涛声(这个不大可能吧,只是为了联系“碧海潮生”,太牵强了)
我是想说草浪翻卷,让人耳边恍若响起涛声,但是不知道怎么描写更贴切点……

从草海中捞(叼?抓?)起了一只蹲着啃草的兔子
草海草海,从海中自然是捞

整个人就好像变成一团油彩,盖在了画布上,融入了这幅画面(读起来感觉总是很奇怪)
介个。。。想写点天人合一的zhuangbility,写着的确是怪怪的,现在改了下还是怪怪的。。。

身前的一排一半绿色一半白色,呈砖头般形状的四四方方的物事(好长的定语,影响阅读,其实大可不必描写如此详细,后文的“胡了”谁都知道是麻将,而中国人有不知道麻将样子的吗?)
让人楞一下么,加上前面仙境一样的景色,给人的反差就会很吐血的,嘿嘿

停了下来,半空中一个九十度转弯(这个,违背物理学定律了吧)
神仙嘛,什么古怪的事都会发生的,咱将就着看:D

元始天尊这个太失误了,我直接打yuanshi,他给我出来个原始,乍看起来还挺有这么回事的,就稀里糊涂的全错了。。。
都改掉了,hoho

对了,那段用物理学名词描写核爆炸的,用的词汇也不是太专业吧,一般上过学的都能看懂,一切还是为了无厘头,嘿嘿

前面的冗长的景物描写么,主要想写出一个神界的气象,然后画面一转,年轻人打魔兽,老不修搓麻将,就是一个大起大落的感觉,呵呵

event/zhengwen2/laobeng.txt · 最后更改: 2015/03/22 08:41 (外部编辑)